美文一生 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人生感悟>

基于《疯狂的石头》探析喜剧电影中的非现实性喜剧效果哲

   

原标题:基于《疯狂的石头》探析喜剧电影中的非现实性喜剧效果

格尔、霍克海姆和阿道尔诺、德勒兹等哲学家们不约而同地指出了喜剧的非现实性,为喜剧电影奠定了非现实性基调。更为准确地说,喜剧不是在建构一个新的世界,而是在破坏现实世界。

影片《疯狂的石头》中喜剧效果的呈现就是建立在喜剧电影的非现实性基础上,以叙事方式和人物建构有意背离以往艺术表现的常规、违背现实生活既定的观念为手段的,当常规和观念被破坏时,它们所压抑着的潜在欲望便得到了瞬间发泄和释放的快感,从而形成喜剧效果。

一、叙事方式的非现实性与喜剧效果

1、复调叙事

源于音乐术语的复调,它区别于主调音乐,由各自独立的旋律线进行有机结合,共同构成多声部音乐。苏联学者巴赫金借此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认为“复调”表现为“众多各自独立而不相融合的声音和意识”“结合在某个统一的事件之中”,复调作为一种叙事方式被电影所容纳吸收。

在《疯狂的石头》中,影片三次使用了复调叙事手法,分别是易拉罐——撞车事件、罗汉寺盗宝石事件、飞车抢包事件。每个事件的展现,均从包世宏、道哥、秦秘书等人物各自独立的视角出发,用多视角回旋来重复描述同一情节,并将一系列人物有机串联起来

复调叙事破坏了现实时间的线性发展,使时间凝固甚至倒退,从而进入空间叙事的维度,这种时间拆解的方式通过不同视角的讲述,“完型”出喜剧效果。

2、情节戏仿

所谓戏仿就是“不谐调的模仿”,是“滑稽”的一种手法或变体,“其目的在于通过突出形式和风格相同题材之间的悬殊或落差,造成一种滑稽可笑的效果”。戏仿最早可追溯至古希腊的“戏拟诗”,与“戏拟诗”类似,“戏仿”最初往往与“粗俗”“拙劣”等带有贬义色彩的含义联系在一起。

但到后现代时期,“戏仿”在各类文化间流行开来,逐步彰显出多元、解构、互文性的后现代精神要义,迎合了流行文化和大众文化的需求。此时“拙劣”等贬义释义被抹去,而成为一种叙事方式及其相关的叙述行为,可以传递出叙事者更为深刻的思想意图。

《疯狂的石头》中对情节的戏仿均属于“升格”处理——“描述平凡琐碎的事物,借不同的表现风格使其升格”。

如《虎口脱险》中法国人与纳粹军官同床共枕,在本片中被置换为小偷与保安,黑皮与包世宏交锋后在澡堂相遇不仅没认出对方,还友好地互擦红花油,这种互动造成片中人物不自知的喜剧效果,大盗麦克吊着绳索空降房间盗宝的场面模仿了《碟中谍》中盗取资料的场景,但因绳子太短而无法触及目标,被吊在空中荡来荡去,这种滑稽的仿戏使影片的戏剧效果更加凸显出来。

《蝙蝠侠》中,黑色的紧身衣穿在高大威猛的蝙蝠侠身上神秘而又帅气,而瘦弱的小军穿上后则“不像蝙蝠侠,倒像蝙蝠”。

道哥穿上后则被紧紧包裹、大腹便便,工艺品厂为宝石展览闭幕编排的节目模仿了“千手观音”,但下岗职工们散漫的表演形态和男扮女装的人物反差,使经典艺术作品的神圣感与高贵感荡然无存,造成戏谑的快感。

二、人物建构的非现实性与喜剧效果

1、重塑阶级特点

社会结构的阶级意识早已建立,早期精英主义明晰地提出一种“精英—大众”两分法的阶级分立,高度文明通常为上层精英所开启。“传统的以精英文化为审美主导的电影具有艺术性的历史感和思辨的沉重感,从而在全民狂欢化的审美语境中保有一丝权威”,这与追求狂欢化的喜剧电影在某种意义上构成对立。

同时,也对喜剧电影提出严苛的要求:不仅要放低姿态消解精英文化严肃性带来的沉闷感,还要恰当处理“精英—大众”之间的关系。真、善、美等优质品质是精英阶级被赋予的自然使命。大众阶级则没有“永恒性的体认”、没有“成长的自觉”、不能做到知行合一地去求知、求真。

对此,《疯狂的石头》选择重塑阶级特点来消弭这种精英阶级与大众阶级间不可逾越的鸿沟。影片将精英阶级“贬低”处理,显露出“愚蠢”,却将大众阶级“拔高”,突出来自底层的“睿智”。这一运作呈现出巴赫金所描述的狂欢现象:“国王”可以被打翻在地,“小丑”可以加冕成王。

《疯狂的石头》围绕两个社会阶级的对立展开——以房地产富商冯董为代表的精英阶级和以面临下岗威胁的工人包世宏为代表的大众阶级,而两拨盗贼的加入则丰富了阶级形象的表达,强化了这种对立的阶级意识。

国际大盗麦克被重金聘请,是与精英阶级一伙的,而业余的盗窃小组阴差阳错地搅黄了麦克的盗窃行动,类似包世宏的帮手使之与大众阶级同盟。

影片借宝石的归属问题,间接对富商冯董和工人包世宏的阶级特点进行了重塑。富商冯董企图霸占工艺品厂土地,结果机关算尽、费尽心思最终一事无成,包世宏随口一提的对付坏人的计策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不但救了自己的性命,还为自己赢得了荣誉和真正的宝石。

而对两拨盗贼的阶级特点的重塑,则通过两次正面交锋的相遇直接表现。首先是麦克在实施盗窃活动前被业余盗窃小组偷走了装备。通过一组定格镜头呈现麦克的出场,彰显了其外形特征,塑造出一位国际化专业大盗的形象。

仰拍的角度跟随麦克走出机场,却在盗窃小组用低级行骗招数偷走麦克的行李箱时改为俯拍,直到麦克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骗,拍摄角度的变化反映出对人物态度的轻蔑转变。其次是麦克在实施盗窃过程中被业余盗窃小组抢走了宝石。

麦克通过高科技手段潜入场馆,盗窃小组却轻松混入场馆,还轻易抢走宝石。麦克用尽浑身解数偷得的宝石最后却变成“为他人做的嫁衣”。此时麦克被绳子束缚,吊在空中,而小军却抢走宝石还挑衅地随意走动。

麦克和小军分别处于画面上方和下方,构图上处于控制地位的麦克不但没有构成威胁,反而被处于构图下方的小军任意捉弄,构图和状态形成鲜明对比。乖离率在两场专业与业余的博弈中,专业的一方全盘皆输,业余的一方大获全胜。

这种喜剧效果可以与卓别林提到过的喜剧情境类比:“如果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在马路上摔倒,那并不可笑,而一个衣冠楚楚的人摔倒就很可笑。

一块冰淇淋掉进一个穷人的脖子里,穷人大叫,但不可笑,如果掉进一个贵妇人的脖子里,她大叫,就非常可笑。”《疯狂的石头》使相对而言的精英阶级,成为被大众阶级戏谑和嘲讽的对象。

2、破坏观众较之人物的优越感

按照某种对笑溯源的定义,人的笑产生于人的优越感。如果说,“笑始终反映对被嘲笑的客体有一种精神上的超越感”,那么,喜剧对“优越感”的表达则指向了观众看待喜剧人物的俯视姿态。

《疯狂的石头》在人物构建上充分注意到为观众建立起这种“精神上的优越感”:精英阶级被迫降级,简化成徒有物质财富和光鲜外表的躯壳,崇高性的消解使得观众心满意足。大众阶级更是成为恶搞的对象,追求成功的人物历程被设置为具有游戏精神的闯关历程,窘态频出不免引得观众捧腹大笑。

尤其是保卫科长包世宏这一人物形象,他的生活同他的健康状况一样无法令他满意。8个月不发工资的拮据、即将下岗的危机、向妻子伸手要钱的窘迫,无奈、焦虑、尊严尽失成为包世宏的主观精神障碍。

两种障碍被编织在一起,共同构成人物滑稽表演的喜剧效果。因而对包世宏这一人物,观众建立起极强的优越感。但这种优越感影片结尾处却被彻底推翻——包世宏巧合成为勇擒国际大盗的英雄,不仅治愈了生理疾病,还收获了真正的翡翠,俨然一副人生赢家的图景。这种处理破坏了观众之前较之人物的优越感,是对喜剧常规表现的一次犯规。

结语

作为一门让人笑过之后还能品味余韵的艺术,喜剧电影感性地呈现了大众的普遍趣味和共同伦理。近年来,国产喜剧电影对现实表达失之偏颇的作品层出不穷,要么一味深度反思现实,削弱了喜剧效果。

要么一味追求天马行空的喜剧效果,造成对现实的逃避与粉饰。《疯狂的石头》在处理现实与非现实的关系上提供了一条可供借鉴的道路。

最新文章
人生格言精选
学会做一个快乐、幸福、知足的人!
杀人不见血的是刀子,害人不浅的是污言
道歉
竹子的启示
饶雪漫经典语录
七堇年经典语录
鹞式梦想
频道总排行
时间都去哪儿了感悟
我身边所有优秀的男女青年,都活成了这...
真正的友谊
亦舒谈人生12个问题,精辟
成熟睿智男人的100个经典原则(一)
生活不要安排太满,人生不要设计太挤
如果你痛苦不堪
人生感悟语录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不断地成长
现在偷的懒,将来都会变成缺憾
随机推荐
寂寞是一种清福
余秋雨:人生最美是善良
陋室德馨神仙来 寒士求诗不求财
快乐来自宁静善良的心
说的真现实....
特别励志给力的几句话送给你
人的一生都是偶然
北京三年
最新更新|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京ICP备1001685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