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 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人生感悟>

外媒记者“在华反华”,苏奕安又搞事情了!喝

   

原标题:外媒记者“在华反华”,苏奕安又搞事情了!

导语:近年来,一些立场反华的外媒驻华记者,借着中国社会的包容,以记者的身份来华进行反华工作,不仅发布歪曲事实的报道,甚至带头造谣传谣,给中国和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其中,甚至还有“二鬼子”的身影。最近,他们将魔爪伸向了中国西南山区,打起了利用山区孩子的主意,逼得孩子们的老师,到法换手率高院发起诉讼。

内容来源:本文由郎言志原创,作者刘斯郎。

想必大家都还记得“二鬼子带领反华记者抹黑郑州”的事情。

2021年7月,河南郑州突发千年一遇的极端特大暴雨,郑州及其周边地区遭到了重创,天地悲鸣。可就在这种情况下,恶毒到心黑的德国之声记者马蒂亚斯比灵格(Mathias Blinger),及洛杉矶时报驻华记者、二鬼子苏奕安(Alice Su),却在郑州人民伤痛的节骨眼上,在郑州街头阴阳怪气地进行歪曲性报道。

上图:苏奕安与马蒂亚斯比灵格在郑州街头“忽悠”郑州人民。

察觉到异样后,现场的郑州市民对他们提出了质疑,要求他们“不要抹黑中国”。看到群众的质疑后,这两位反华记者倒显得乖觉,摆出一副“来帮助郑州人民反被胁迫”的可怜模样,假惺惺地应付着郑州市民提出的要求。

而后来发生的事,更是让人大开眼界,马蒂亚斯比灵格和苏奕安这两位外媒驻华记者,居然在外网上发布反华抹黑帖,称郑州市民为“暴徒”。与此同时,他们发布在外媒“德国之声”等平台的报道,也充满了恶意歪曲的不公内容。

而顺着线索调查,眼尖的网友们发现问题并不简单:这个洛杉矶时报的苏奕安和德国之声记者都不是什么好鸟,两人此前在境外长期、多次参与反华活动,包括开展对中国新疆等地的抹黑。他们在境外的所作所为,被网友们扒了个光。

上图:网友们此前曝光的苏奕安的相关信息,显示其毕业于北方某高校,后赴美国留学,并最终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在相关线索的引导下,人们发现这个苏奕安曾以所谓“驻华记者”的身份,以采访的名义对中国四川的山区发展进行歪曲性、抹黑性报道,对中国的扶贫攻坚、共同富裕、民族团结展开了恶毒攻击。

2021年4月,苏奕安以记者正常采访的名义,对四川师范大学彝族教师和西南民族大学彝族学院院长进行采访,为了得到采访机会,她以自己也是一个中国人、想弘扬民族传统文化的名义进行采访。

但采访结束后,她就断章取义地截取部分可利用的内容,添油加醋后发表题为《China offers a minority a lifeline out of poverty –but what happens to its culture?》(中文名:中国为少数族裔提供了摆脱贫困的生命线——但中国文化发生了什么)的歪曲报道。

在这篇蓄谋的抹黑性文章中,苏奕安对大凉山悬崖村的现代化发展、少数民族的扶贫政策以及山区精准扶贫的过程展开恶毒攻击。

例如,其文章将全国人民和政府扶贫部门重点关注的大凉山山区,描绘成“被排除在致富之外、被遗忘的地区”,而且对近些年大凉山的巨大改变、脱贫成果、基建发展只字不提,刻意将自然条件造成的地区差异,渲染成“政策与利益瓜分问题”。

此外,在文章内容中,她还将悬崖村的脱贫和当地少数民族的脱贫政策,描绘成具有“被迫性”和“地方传统文化破坏性”的悲惨故事,甚至将国家在西部贫困山区普及普通话以推动当地经济发展、让更多人走出大山发展自我的扶贫举措,描绘成类似西方殖民统治一般的“文化侵略”。

上图:洛杉矶时报记者苏奕安报道原文部分截图。

在二鬼子记者苏奕安的笔下,不扶贫是错,扶贫也是错,没有大规模扶贫前的大凉山是“弃子”,有了大规模扶贫后的大凉山是“被迫现代化的可怜孩子”,话说得婊里婊气的。可以说,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二鬼子苏奕安是吃定了反华的这碗“汉奸饭”。

四月抹黑完四川大凉山,七月就去郑州搞事情,然后在外网上和德国之声反华记者一起辱骂郑州市民是“暴徒”。她这一桩桩一件件的恶毒之举,不禁让人想起了一句话:二鬼子比鬼子还可恶。

其实不仅仅是苏奕安这么干,那些在华的反华外媒记者,像是有组织、有规划的抹黑一样,都干着类似的事情。

就在苏奕安在四川“搞事情”的前不久,2021年3月,另一位《经济学人》旗下的驻华记者Stephanie Studer(斯蒂芬妮斯杜德,女),也打着采访的名义,对中国的“留守儿童”下手,孩子们的老师几次三番要求其删除歪曲性报道未果,被逼到了上法院起诉。

2021年3月,斯杜德与中国籍随从人员封砚婷赴四川达州市通州区蒲家镇采访了关爱留守儿童项目“童伴之家”负责人刘思维老师(应本人要求使用化名),对四川留守儿童的情况进行了解。

随后,他们在《经济学人》官网发布断章取义、杜撰造谣的报道《The plight of china’s “left-behind” children 》(中文名:中国留守儿童的困境),并将报道转发至推特等平台,印发了大量反华负面评论,并将文章的内容来源以实名形式归功于并不知情的受访人刘思维老师。

根据刘思维本人的回忆,斯蒂芬妮斯杜德一行来访的时候,并未表明自己是外媒记者的确切身份,只是以普通关爱留守儿童的“走访形式”展开。作为被国内众多媒体报道的模范,刘思维老师以为这也是一次“正面的采访”,于是便向他们介绍了这几年的工作情况,带领他们到服务于留守儿童的“童伴之家”参观。

事后,刘思维老师越想越不对劲,便联系斯杜德方面,要求对方提供已发表的新闻链接。结果迟迟没有得到斯杜德方面的回应,在多次沟通之后,对方才于4月20日发来报道链接与简单的采访翻译:

刘思维老师看到这一小段翻译内容后,顿觉情况不妙,感觉这个老外是在“高级黑”,于是便找来了懂英文的亲戚翻译。这一翻译,把刘思维老师吓一跳:文章题目叫《中国留守儿童的困境》,与采访当日的交流内容有着巨大出入,内容中杜撰嫁接、虚构数据的情况非常严重。

首先,在没有告知刘思维老师的情况下,反华记者斯蒂芬妮斯杜德直接实名公开了刘老师的姓名和详细信息;其次,报道文章采用的数据来源造假、数据被严重夸大。如报道中称:

“自2015年以来,北京非政府组织‘上学的路上’(On the Road to School)的调查显示,留守儿童的抑郁水平一直居高不下。2019年,十分之九的人表示他们遭受过精神虐待,十分之六的人表示遭受过身体伤害。近三分之一的人曾遭受性侵”。(本段内容系《经济学人》的虚假报道)

而通过对相关数据溯源,我们在《2019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的相关新闻报道中发现,原真实情况的内容应该是:2019年,白皮书对江西、安徽和云南三省2763 份实证数据进行分析。数据表明,调查地区儿童遭受暴力对待主要分为躯体遭受暴力对待、精神遭受暴力对待、性遭受暴力对待和忽视四类,发生率分别达到65.1%、91.3%、30.6%和40.6%。

原分析报告文是指对江西、安徽和云南三省2763份实证例子进行分析得出的数据,而在斯蒂芬妮斯杜德《中国“留守儿童”的困境》一文中,却将上述数据篡改为“全国留守儿童的总数据”,歪曲称中国的十分之九的留守儿童表示他们遭受过精神虐待,十分之六的人表示遭受过身体伤害。近三分之一的人曾遭受性侵。

不仅仅如此,为了夸大效果,斯蒂芬妮斯杜德还故意混用、篡改英文单词,造成原意被改变。例如斯蒂芬妮斯杜德的报道中“三分之一的人遭受性侵”使用的英文单词是“sexually abused 性侵犯”,而在相关原始报道中使用的是“sexually violence 性暴力”。

这样的歪曲真的是太恶毒了。“sexually abused 性侵犯”只是“sexually violence 性暴力”中最为严重的小类之一,“sexually violence 性暴力”包括了被迫怀孕、不被允许怀孕、家庭逼婚、强迫堕胎、性骚扰、性侵犯、性歧视、性别歧视、强迫检查童贞等诸多内容。

在斯蒂芬妮斯杜德的笔下,“sexually violence 性暴力”被改成了“sexually abused 性侵犯”,这使得原本还算祥和的中国农村,一下子被她描绘成了遍地都是色魔的“人间炼狱”。可见其用意险恶。

而根据已公开的信息资料显示,目前接受采访的受害人刘思维老师,鉴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受到该记者恶意报道的影响,在多次要求斯蒂芬妮斯杜德“删稿”未果的情况下,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

9月9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被告人斯图德并未出现,目前成都中院尚未作出判决。而另有消息称,被告人斯图德,为逃避相关法律问题,已经提前离开中国“避风头”。

《经济学人》记者斯图德这“黑完中国就跑路”的画面,让笔者想起了另一位臭名昭著的BBC驻华记者沙磊,这个沙磊,曾在中国大陆异常活跃,用阴间滤镜拍“重返武汉”,大肆抹黑“新疆棉花”,大肆攻击“中国防疫”,这些事都是他整出来的。

坏事干多了,被大家发现了,于是新疆等地的老百姓就要起诉他。结果,一听到群众要起诉自己,深知自己做了些什么破事的沙磊,在未履行离任手续的情况连夜跑路,跑到中国台湾,投奔台毒去了。

上图:BBC驻华怂炮记者沙磊。

和沙磊一样膈应人的,还有美国CNN的驻华记者。为了拍摄用来造谣抹黑中国的素材,美国CNN的记者伪装成新疆儿童的“爸爸的同学”,到小朋友的家中去套路小朋友。结果被发现后,灰溜溜地被赶跑了,成了一段国际笑话

近年来,这些持反华立场的外媒记者,假借新闻采访的名义,毫无下限地对中国及中国人民展开攻击和抹黑。这样“在华反华”的行为,看似嚣张,实则是个别反华外媒及媒体人在“自掘坟墓”,他们的这种丑陋举动,正在一点点瓦解群众的信任,破坏西方阵营的公信力。

也因此,当他们举着镜头,走在北京街头采访的时候,才会被北京市民泼冷水:我们中国可比你们国家好多了。

而在郑州街头,郑州群众也是一样的态度:你们要客观,不要攻击我们。

部分西方在华媒体的“信誉崩塌”,这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没有把这些无底线的毒记者驱逐出境,已经是中国和中国人民最大的宽容。当然,如果确实是不知悔改,那想来,驱逐也无妨。当然,该起诉的起诉,绝不能姑息!

现下,对于我们普通大众而言,就是要擦亮双眼,认清这些丑陋的毒媒体、毒记者,避免被他们利用,让他们无处遁形。而对于相关管理部门,也需要加强对这些在华毒记者、毒媒体的管理,不能任由他们无法无天、胡作非为!(来源:郎言志

最新文章
人生格言精选
学会做一个快乐、幸福、知足的人!
杀人不见血的是刀子,害人不浅的是污言
道歉
竹子的启示
饶雪漫经典语录
七堇年经典语录
鹞式梦想
频道总排行
时间都去哪儿了感悟
我身边所有优秀的男女青年,都活成了这...
真正的友谊
亦舒谈人生12个问题,精辟
成熟睿智男人的100个经典原则(一)
生活不要安排太满,人生不要设计太挤
如果你痛苦不堪
人生感悟语录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不断地成长
现在偷的懒,将来都会变成缺憾
随机推荐
寂寞是一种清福
余秋雨:人生最美是善良
陋室德馨神仙来 寒士求诗不求财
快乐来自宁静善良的心
说的真现实....
特别励志给力的几句话送给你
人的一生都是偶然
北京三年
最新更新|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京ICP备1001685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