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佳作 > 情感文章 >

一个美丽而苦涩的吻

   

咖啡厅里,一曲优美的“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流淌到每一个角落。
遥和艺静静地对视。艺依旧美丽,时光从她面前流过,并未带走少女的纯真,在朦胧的灯光下,她是那么妩媚,只是添了一抹淡淡的忧郁。
遥漂亮的大眼睛深情款款地凝视着艺,并不躲避着什么,那份温柔依然让艺心悸。
艺呷着咖啡。遥的出现就像一粒石子投入她早已平静的心湖,她原以为自己已波澜不惊,但心底还是漾起了涟漪。已经被时光冲刷过滤得很残缺、很零碎的伤痛,像夏夜偷偷散步的蟑螂,畏畏缩缩地爬出来,漫过心间。
关于遥的记忆,关于如梦如春的记忆,从她尘封的湖底奔涌,大有滔滔之势。


艺和遥从幼稚园至高中一直是同班同学,俩人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年级名列前矛,并且,都特别喜欢文学。遥小学时任班长、少先队大队长,到了中学任学校团委书记,能歌善舞的艺则任文娱委员、学习委员。他俩常常在一块儿学习,一块儿办班上和学校的版报、专栏。遥比艺大两岁,无论班上还是学校文艺演出,总是遥当哥哥,艺当妹妹。他俩手牵着手走在成长的道路上,长长的路上留下了许多美好而难忘的故事。


高中毕业后,艺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遥去了东北一所军事院校,鸿雁开始频飞两地,他俩在信中互勉互励,谈学习,谈友谊、谈未来,共同编织美好的明天,惟独没涉及爱情。虽然遥内心一直深爱着艺,可是他却不知道艺心里是怎么看待他的,高傲的他担心碰壁,只是多次去信巧妙地试探艺:“你知道我妹妹的同学怎么和她开玩笑的吗?她的要好同学说你是她嫂子呢,她和你讲过这些事吗?”“今天,我给你写信,被战友看见,也和我开玩笑,说我是给家人写的,姓都不同,怎么会是家人呢,呵呵。我想,地方上对这些更敏感,你一定也会遇上这些事,你是怎么处理的呢?今天晚上,不知怎么的,有很多话想说,等你回信后再好好聊吧……”
也许是艺太年轻太单纯,在她那纯净的心里,她并不真正的了解自己,她一直觉得遥不过只是一位很谈得来的同学、好朋友,她从不知道遥在她心里的真正分量。并且,她觉得自己还是学生,应该专心学习,不应涉足爱情,爱情应该是以后的事。何况父母也常常来信提醒自己一定要把学业搞好,以后才能有很好的前程。
对于遥信中的那些试探,艺从未放在心上,以为遥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她给遥的回信中写到:“你来信谈到因为我们的通信,引起了你战友们的猜疑,这并不足为奇,玩笑嘛毕竟只是玩笑,那些长舌的人只会被我们嘲为万分愚昧的可怜虫!相信你决不会因此而影响了你的学习和生活……”
信寄出后,艺再没收到遥的来信。


三年以后,艺大学毕业到南方一个市政府机关供职。遥来信告知艺,他军校毕业去了西南边陲某部队。
时光缓缓地流逝,又是两年过去。刚开始遥和艺还保持着一月一、两封来信记录,但是随着那遥远的时间遥远的空间,渐渐的他们结束了那段象雾象雨又象风一样美丽的梦境。


去年冬天,遥来了最后一封信,信里告诉艺:他有了女朋友,双方父母是世交,在一次对方父母宴请他父母及其他朋友的酒席上,酒过几巡,在座的两家的老朋友、老领导当着众人面向他父母提出让他家和那女孩家做亲家,他那酒意甚浓的父亲当场就答应了下来,并且和对方父亲碰杯庆贺。那女子比遥大三岁,从小生长农村,刚进城不久,很朴实能干勤快,常上遥的家里为远在部队的遥尽孝,深得遥父母喜欢。遥很感激她,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艺收到遥的来信,这段似乎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感情竟然让艺心好痛好痛……她哭了,哭的好伤心。她这才知道:原来遥早已在她心里,可是她竟然不知道。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单纯幼稚的艺一边收拾眼泪,一边学习成熟,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学会勇敢。第十天,同样高傲的艺给遥回信,在信里平静地祝福遥幸福快乐。


“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哦,当然可以”遥凝视着手中的咖啡杯,还沉浸在往事的回忆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回答。
“遥,你可以告诉我当年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觉吗?”艺低着头有些羞涩的问道。
遥想了想说:“这样说吧,我在部队最希望收到的是你的信,记得有一次,我一下收到5封信,其中还有我父母的来信,可我最先看的是你的来信;我每次从部队返家探亲,最希望看到的也是你,我说清楚了吗?我的回答你满意吗?”
听了遥的回答,眼泪盈满了艺眼眶,艺低着头呷了一口南山咖啡,口里却不知道咖啡是何滋味。
他们又沉默了下来,喝着咖啡,似乎听得见对方的心跳。
“艺,我也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恩”艺抬起头,泪水盈盈的双眸看着遥,眼里有着太多太多的伤痛。
“那年,我写信告诉你我战友们的玩笑,你的回信好残忍,那是你的真心话吗?”
“哦,我当时根本就不了解我自己,真的!为什么会那样?!对不起,我好恨我自己的!”艺强忍着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天~~~~可正是你的那封信,我以为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你对我不过仅仅是同学的友谊而已,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痛苦!可我能怎样?!我只有把对你的那份感情深埋心底,给你的信友好而有分寸。但是无论我怎样痛苦,我的性格是不会允许我再对你有什么表示的,而你的来信也总是那么友好而淡淡的。正因此,我一气之下才答应了家里为我找的那女子,因为我在部队,常年不能照顾家里,她对我父母,甚至对我妹妹都实在是太好。你知道我对父母是很孝顺的,并且她也非常爱我,还上部队来看了我好几次,我,我……唉,可你为什么后来那么痛苦也不向我流露一点点你的真实感情呢?!我们俩都太骄傲了!唉,命运为什么会这样安排?!”遥仰起头痛苦地把双手插进浓黑的头发里。
看着痛苦的遥,艺泪流满面,任何语言在此时都没有任何意义。
良久,艺控制着悲伤的情绪,轻声地问道:“你们快结婚了吗?”
“恩,我们准备今年五一就办事。”
遥叫了一点红酒,两人无言地啜饮着,升腾的情感在血管燃烧,他俩听到激情在彼此的血管里一声紧一声的急促拍打声。

夜已深了,天下着雨。
遥搀扶着艺走出咖啡厅,招手打了辆的士送艺回家。
车在街上无言地滑行,车内放着的音乐正是那首邓丽君的《碎心花》:
“悄悄的离开了他,
伤心的离开了他,
虽然我心中不愿意不愿意离开他,
啊……没有办法再留下,
啊……我象碎心花,
就这样成全了他,
默默的成全了他,
虽然我不愿意成全他不愿意成全他,
啊……没有办法再留下,
啊……我象碎心花。”
艺看着车窗外飘洒着的细雨,听着这伤感的音乐,眼眶又盈满了泪水。
过了十字路口就是艺的家了,他们感到了彼此加速的心跳。
车驶到了艺的家门口,遥下车替艺开了车门。
“艺,我就送你到这儿。我不进去了。”
也许是醉了,遥轻轻地握着艺的手,那可是他们从没有过的亲密接触,艺浑身一阵颤栗。看着脸上布满红晕,长长睫毛不停颤动,慌乱、羞涩的艺,遥情不自禁伸出胳膊把艺拥在怀里,低下头将干燥的嘴唇印在艺那温软湿润的红唇上。
那一瞬,遥和艺都似乎听到了对方激烈的砰砰心跳声,若不是遥紧紧相拥着,这掺合着泪水和雨水美丽而苦涩的初吻让激动的艺眩晕的几乎休克……
雨越下越大,凉凉的雨水淋湿了遥和艺的头发和衣服,也淋湿了他们熊熊燃烧的爱之火苗。遥慢慢松开了紧紧拥抱着艺的双臂,垂下了头。艺睁开了美丽的大眼睛,双手捧着遥的脸庞,在浓浓的夜色里,隔着雨帘用力地仔细端详遥的眼睛、鼻子、嘴唇……她要在这一瞬牢牢地记住遥。
“艺,雨太大了,小心着凉,我看着你进屋去,早点休息,我明天给你电话。”
看着艺进去,遥转身大踏步地走了,惟恐自己一回头会改变主意。


翌日一大早,一位花店的女孩给艺送来一束半开半闭的带着露水的艺最喜欢的白玫瑰。花束中有一卡片,卡片很别致:一丛一丛的白玫瑰轻盈地绽放在一个男孩的双手上,底下写了一行字:为你栽一棵树!
手机声响了。
“艺,早上好!看到你最喜欢的白玫瑰了吗?对不起,原谅我第一次送你花,可也是最后一次送你花。既然命运如此安排我们的人生,我们就只好沿着这注定的路走下去了。愿南方的季雨季风冲刷掉你的悲伤。你还很年轻,十年以后,你又会是原本快快乐乐、活活泼泼的你了。感谢上天安排了我们这次相见,让我们了解了真实的彼此,为我们之间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我会为你栽一棵树,永远把你和我们那美丽而苦涩的吻珍藏在心底!再见了,艺!”
听着电话中遥的声音依然亲切。已经坦然于命运中的有缘无份的艺,默默地为遥祈祷祝福。
电话挂断了。
一场痛彻心肺的感情就在这唯一一次的亲密接触——一个美丽而苦涩的吻后划上了句号。

岁月流转,物是人非。

不能成就婚姻的感情只能算是人生中的一种经历。即便拥有再美好的回忆也只相当于一朵昙花的记忆。

十年后的一个夏日,在一位同学父亲的悼念会上,与丈夫一同前往的艺,与从A市回家探亲携妻前来悼念的遥相遇,在彼此眼里已经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相视的那一瞬间,艺明白了一件事:路上擦肩而过的男女,有许多不是真的没有一点关系。也许,他们曾经有过一段故事,不过,他们现在是陌生的。譬如,我和遥。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eesonline.cn/qingganwz/166212.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最新文章
浅谈友谊
母亲的羽衣
当时光不再忧伤,你可愿许我流年一片艳...
当时光不再忧伤,你可愿许我流年一片艳...
窗内、窗外
别迷恋哥,哥只是传说
莫失莫忘。安然一生
暖昧如花,芬芳成空
频道总排行
秋天里的春天
妈妈,祝您生日快乐
低调,一定要低调
菜园子
校园广播
写给你的
抓住幸福啊
守一份爱情
晒干菜
逢着你,在他城
随机推荐
知了声声
年关里的故乡
邂逅一场幸福
用真情编织家庭,让岁月留芳溢彩
知心的朋友
幽默心态铸就快乐人生
月亮之上
人生能有多少次相遇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京ICP备1001685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