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佳作 > 伤感文章 >

荒野踏春

   

走过寒冬的风花雪月,迎来暖意的春暖花开。一夜春风,大地已经复苏,干枯的树枝悄悄的萌开一点点的绿芽儿。小河里的最后一片薄冰也被鸭掌拔开了,清冽冽的河水漾起细细的波纹。化开的河面漂浮着三两片并蒂莲,嫩绿绿的叶面儿上泛着油亮亮的光,紧挨着还有一半未展开的半张荷叶。

初春,儿时的农村再不现当年的喧闹和繁华,大块大块的良田早已荒芜了,田里半人高的野茅草象灌木丛一样姿意生长,经历过隆冬的霜雪,早已经干枯如柴。那些躲在干茅草下的苜蓿俏皮的探出头来,那一抹浅浅的嫩绿召示着春天已经来了。

同行的老妈带着她心爱的小镰刀,细细的寻觅与泥土差不多的紫褐色侧耳根。早春的侧耳根还只是刚冒出头的卷着耳朵尖尖的荷尖,不细看很难发现。经过大半天的劳动,我和老妈一起挖了不少侧耳根。白嫩嫩的根,绿红紫褐叶子,活鲜鲜的。坐在老井边休息,老妈扯来一些细软的干草,打来一桶清清的井水倒入井旁的石盆里,叫我洗手和清洗鞋上的泥。井里的水温温的,洗手很舒服。老井再也不用轱辘打水,只需拿桶一荡就能打满满的一桶。老妈望着那井有些怅然,喃喃自语道:“那二年哪有这么好的水,打桶水得摇半天的轱辘,如今,村里人都去城里了,这么好的水也没多少人吃了,还好这桶这轱辘这石盆在,方便回来的亲人喝口水洗把脸,可惜了。”说话间,老妈已经洗干净了鞋上的泥,也洗干净了手。重新打来一桶水,掬起一捧井水喝起来,再次感慨的说:“真甜真甜,来,二妹子,来,喝一口。”看着老妈枯瘦的双手为我捧着的水,滴哒滴哒的漏得剩下不多了,我赶紧俯下身去,撩开挡在额前的头发,象一头小牛一样豪饮。老妈看我喝得咕咕的,喝完又为我捧起一捧,如此反复。这一幕被一位回乡省亲的老师用摄影机照了下来,最后洗好照片送了几张给我。照片中老妈笑得一脸的皱纹象绽开的菊花,我双手撩开头发撅起嘴喝水的样子就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娃娃。摄影的老师说这一尊照片是他回乡拍得最为满意的作品,因为照片里的背景是他曾经赖以生存的老井,老妈是见证他成长的长辈,我是他儿时的伙伴。那眼老井的内壁已经长满了一圈清苔和梳子草,一只井底之蛙瞪着大眼睛四处张望,瞧见我的头像映在井水里,‘咚’的一下跳入井底,水面上瞬间弥散着一圈圈的波圈。

村里几处没人居住的瓦房已经破败不堪了,屋上的瓦片掉得七零八落的,裸在外面的木排山上都长了一层细密的苔鲜。屋前的桔子树上还有几个黄红色的桔子,掉在地上的桔子都生了霉。院子旁的竹林密匝匝的,连刀都插不进去。老妈又一声叹息:“这么好的竹子可惜了,当年你们上学的学费和零用钱都是这竹子贡献的,如今这些功臣却没了用武之地了,可惜了可惜了。”

那些当年绿油油的梯田,如今被养殖户放养的牛儿踩踏得面目全非,俨然一座倾斜的半坡。心有些隐隐的痛,儿时那鸡犬相闻,炊烟缭绕的村庄去哪儿了?那些任其自生自灭的李树已经是花团紧簇,雪白的粉红的李花仍然不管不顾的绽放,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洁白和鲜活。桃树上的花骨朵儿象满天星一样密密麻麻的,只是这些果树下都长满了杂草。蹲下来为桃树李树清理杂草,当视线与这些荒草平齐时,才发现大半个村庄已经荒废了,心里一阵怅然。想起那首古诗‘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梦回故里,那时的春天很美,那些花香风暖,那些春暖花开都在。比唐诗宋词里的还美,那是一生未央的幸福。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eesonline.cn/shanggan/50348.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最新文章
时差
退却
一秒暮雪,念知音
宿命
几度流年醉,往事怎堪剪?
心若初雪,勿念勿忘
一张发黄的照片(23年前毕业照)
频道总排行
那年花开3
那些伤感的情绪
一切,只因我的多愁善感
回忆是伤
你若不来,我还是会老。
人生若无善良
希望
老兵一路顺风
寂夜思
何处迎春我艳阳
随机推荐
有一种伤心,叫沉默
一朵儿玫瑰的绝唱
冷夜苦茶,我在等风也等雪
孤独患者
雨殇
荼蘼
看到父亲
遇见再见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京ICP备10016855号-2